一个海鲜

垂死病中惊坐起,算了我再睡一会儿。

亦和相关碎碎念

粮少就总想自己叨逼叨点啥

想像了一下亦和第一次做那种事的时候,如果不是一方醉酒前提,而是两个人都是清醒的。

小宋是谁,小黄文大手
虽然他没吃过猪肉,也不一定见过猪跑。
但是他亲手做过红烧肉啊(你

前面那几步,就照着那些小册子依葫芦画瓢的来,
不过毕竟是the first time,我猜他会是那种有些生疏但是十分认真的样子。

到那一步真正开始方了,犹豫半天然后心一横。看着身下微微颤抖的人小心翼翼地问他是不是很痛。

肯定会痛啊。但是完整话都说不出一句的郑道长还是得安慰他的小师弟说没事没事。

结束了之后小宋把头埋在郑居和肩上咿咿呜呜的念叨对不起果然还是弄疼你了吧,郑居和就笑着给他顺顺毛。宋居亦突然把头抬起来特别认真的说,下次我会有进步的相信我!

郑居和看他一脸严肃地说这种话噗嗤笑出声,打趣他,做课业都没见你这么认真。小宋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扯过被子蒙住头往床上一倒。

郑居和看了更想笑了。“你把被子都抢走了是想冻死师兄吗?” 宋居亦这才从被窝里探出红透了的脑袋,拉了被子的一个角把他也裹了进来,顺势往他怀里蹭蹭,然后被自家师兄搂着睡着了。

我就 好喜欢这种受宠溺攻的桥段啊。

评论(18)

热度(99)